个人中心
返回顶部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» 公共服务 » 休闲旅游 » 仁怀文艺 » 仁怀史话
沽酒茅台镇——红军长征过仁怀之五
作者:  来源:  发布日期:2019-11-25 15:52:23   浏览次数:   文章字号:   

  1935年3月16、17日,中国工农红军在仁怀茅台,三渡赤水河。

  茅台是中国茅台酒的产地,茅台酒1915年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奖而享誉国内外。红军长征来到茅台,政治部首先在成义、荣和等几家烧房发出关于保护工商业者的布告。红军纪律严明,使茅台的几家茅台酒烧房保护完好。作坊老板和酒师们都说,世上没见过这么好的军队。

  红军在茅台期间,部分干部和战士也曾在成义等酒房买了茅台酒来品尝,有的用来擦脚,治理脚伤和疼痛。红军茅台沽酒,留下许多佳话。

  红军第十三团侦察连进入茅台后,住在茅台街上“山窝里的一家造酒作坊的老板家里”,当连长韦杰和指导员覃应机观察地形,在街上向几位老人询问时,通讯员跑来报告:在一家酒窖里,发现了满满一窖茅台酒,司务长请示怎样处置。韦杰和覃应机即请几位老人一起去看。“走到酒窖门口,就觉得异香扑鼻”,几位老人说,这是赖家的酒窖。走进酒窖,但见半人高的大圆缸一个挨一个,满满一窖,少说也有四五十缸,缸盖都密封着。只有靠近窖口边的一个酒缸盖子被打开了,酒香就从那里飘溢出来的。几位老人向红军介绍哪些是陈酒,哪些是新酒。随后,覃应机、韦杰吩咐司务长,那一缸事先已经打开了的酒谁也不准喝,把它分给战士们,用来擦擦身子,擦擦脚,好松松筋骨,另外打开一缸陈酒给大家喝,但不能喝醉。喝不完,还可以用水壶装上一些带走,其他的保护起来,不准动。同时还特别强调:“我们的政策是保护工商业者,拿酒要付钱,你先把我们现有的钱拿出来,不够就打条子。”

  侦察连发觉赖家酒窖之后,老百姓又引他们找到了另外两个酒窖,红军也象对赖家酒窖一样也将酒窖保护起来。并对替老板看管作坊的人说:“我们买卖公平,你们不要害怕。”

  侦察连上午这一餐,炊事班加了莱,菜香加酒香,吃得十分热闹。听说这就是得国际奖的好酒,会喝酒的喝了,不会喝酒的也尝了。不会喝酒的韦杰、覃应机也都尝了几口。侦察连战士你帮我,我帮你,用酒擦身了,又都擦了擦脚,然后躺下休息一会。起来时,大家都觉神清气爽,腿灵便多了。浮桥还没架通时,侦察连奉命先行乘船过河去执行新的侦察任务,临出发前,覃应机特别交代司务长把那三窖茅台酒移交后面来的红军部队。

  红四团政治委员杨成武回忆:茅台土豪家里坛坛罐罐都盛满茅台酒。我们把从土豪家里没收来的财物、粮食和茅台酒,除部队留了一些外,全部分给了群众。这时候,我们的指战员里会喝酒的,都过足了瘾,不会喝的也装上一壶,留下来洗脚活血,舒舒筋骨。

  成方吾回忆:茅台镇是茅台名酒的家乡,紧靠赤水河边有好几个酒厂与作坊。政治部出了布告,不让进入这些私人企业,门都关着。大家从门缝往里看,见有一些很大的木桶与成排的水缸。酒香扑鼻而来,熏人欲醉,地主豪绅家都有很多大缸盛着茅台酒,有的还密封着,大概是多年的陈酒。我们这些人本喜欢喝几杯,但因军情紧急,不敢多饮,主要用来擦脚,恢复行路的疲劳,而茅台酒擦脚,确有奇效,大家莫不称赞。

  红九军团团部卫生所长涂通今回忆:在茅台,我们军团司令部驻在一个地主开办的酒店里,满屋都是摆在地下的大水缸,缸里装满了酒,真是香气扑鼻。

  红六团部队大约于16日中午赶到茅台,按代政委邓飞回忆:久负盛名的茅台酒,几里之外就能嗅到扑鼻的醇香,部队到酒厂后开始原地休息,当时我们团部的十几个人就休息在一个装酒的大仓库旁,听说这个酒房是姓华的资本家开设的,叫成义酒房,年产量二三十吨。仓库里并排摆着几十个大酒缸,每个都有一搂多粗,一米多高,当时我们真想进去弄点尝尝,但想到红军的纪律就谁也没有动。

  红三军团参谋孔宪权回忆:共产国际顾问李德,那天他去茅台酒厂,在缸子里用瓢舀了二瓢半酒来喝,喝醉了,一星期没有吃东西。红军用茅台酒擦脚也有这回事,因当时战士们脚走痛了,有的肿了,就用茅台酒擦一擦,活血止痛。

  李德不知茅台酒的后劲,确实喝醉了,国民党抓住李德茅台醉酒的事,在《申报》上载文造谣污蔑李德跳进茅台酒池里洗澡。

  聂荣臻在茅台休息的时候,为欣赏一下举世闻名的茅台酒,和罗瑞卿叫警卫员去买些来尝尝。酒刚买回来,敌机就来轰炸。到口的酒都没喝成,又踏上了征程。

  童小鹏长征日记载:“16日晨1时出发到茅台,此地系著名茅台酒之产地,见一被没收之酒厂,门面颇大。”

  张爱萍回忆:在红军长征途中,为缓解连续长途行军的疲劳,上级规定,只要条件许可,每到宿营地,指战员们都要烧热水泡脚,然后用烧酒搓脚板,各级领导对此都很重视,营、连领导还要亲自进行检查。当红军部队经过茅台时,每个连队的饮事班都用伙食挑子担上茅台酒以备晚上宿营时,供战士们搓脚用。

  熊伯涛所属的军团教导营,鲁班场战斗时担任对仁怀县城及茅台两条大路的警戒。在这当中,除了侦察地形和进行军事教育外,时常打听茅台酒的消息。16日拂晓赶到茅台时,追击敌人,并缴得茅台酒数十瓶。战士给熊伯涛一瓶,熊伯涛即开始喝茅台酒。在茅台镇群众的慰问中,个个都兴高采烈,见面就说:“喂!同志,吃茅酒呀!”教导营恰巧住在成义老酒坊里。成义老烧房是一座很阔绰的西式房子,里面摆着每只可装二十担水的大口缸,装满异香扑鼻的茅台酒。封着酒的酒缸,大约有一百缸以上,已经装好了瓶子的有几千瓶,空瓶在后面院子内堆得象山一样。熊伯涛拿着茶缸喝了两口,连声赞叹,“哎呀,真好酒!”喝了四五口以后,头也昏了。很不甘心,睡几分钟又起来喝两口,喝了几次,甚至还跑到大酒缸边去看了两次。第二天出发,用衣服包着三瓶茅台酒带走,小休息时,就揭开瓶盖痛饮。

  曾三回忆:“在长征路上,我深深感到脚的重要。道理很简单——长征是要走路的,没有脚就不能行军,没有脚就不能战斗,大家不是听过红军过茅台,用酒洗双脚的故事呢?这不是假的,因为用酒洗擦是最好的保护用法。”

  耿飚回忆:“这是举世闻名的茅台酒的产地,到处是烧锅酒房,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醇酒的酱香。尽管戎马倥偬,指战员们还是向老乡买来茅台酒,会喝的组织品尝,不会喝的便装在水壶里,行军中用来擦腿搓脚,舒筋活血……”

  萧劲光回忆:“茅台镇很小,茅台酒却驰名中外。我们在茅台驻扎三天。我和一些同志去参观了一家酒厂,有很大的酒池,还有一排排酒桶。我们品尝了这种名酒,醇香甘甜,沁人心肺,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。有的同志还用水壶装着,留着在路上擦脚解乏。”

  李真回忆说:“用茅台酒擦脸、揉手、搓脚之后,真有舒筋活血的作用,浑身感到痛快。有的同志长途行军中感冒风寒,泻肚子,喝了茅台酒,病就好了。”

  林伟在长征日记中写道:“茅台酒,是以这里清泉水出名,用大水缸埋在地下,起落循环的装在外表很难看的小泥瓷罐子里。我虽然不会喝酒,因为茅台酒是全国好酒,同时又有这样难得的机缘,远离家乡一万里,来到祖国的西陲,实为难得,也用瓷缸子盛了半缸,与郭辉勉、黄魁等参谋一起举缸,为苏维埃红军胜利而饮。”

  红军首长过河后,在河西的一小树林里休息,毛泽东的警卫员陈昌奉和周恩来的警卫员魏国禄,找到工兵连王耀南,说:“王连长,能不能弄点酒擦擦脚?”当时,工兵连就驻在靠河边的一个酒厂旁边,听说酒的价钱也不很贵,于是,王耀南领着陈昌奉、魏国禄一起到酒厂买酒。酒没有容器装,他们就找来两段碗口那么粗、半人来长的竹子,用烧红的铁条把中间的竹节捅开,只留最下面一个竹节,然后在竹筒里满满灌上酒,上面再用玉米瓤子紧紧塞住。酒装好,按当时的时价把四块银元递给酒厂老板时,酒老板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,一个劲地说:“军队嘛,这么点酒还给钱。我活了四十来岁,还是第一次见到罗。”

  陈昌奉、魏国禄、王耀南把竹筒扛回小树林,首长们正围在一棵大樟树下,研究部队下一步的军事行动,地上还摆着一张大比例尺军用地图。毛泽东见了,问:“你们扛的么子?”陈昌奉回答说:“王连长弄了点酒,给擦擦腿脚,驱赶疲劳。”毛泽东笑了笑,说:“茅台是出名酒的地方,不过,都擦脚太可惜了。”

  毛泽东、周恩来等红军领导边饮茅台酒,边策划着伟大的战略构想。

【打印】
【上一篇】: 
【下一篇】:  贵州仁怀:曾经的鲁班场如今大变样

主办单位:仁怀市人民政府 承办单位:仁怀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建设管理:仁怀市政府电子政务中心

地址:贵州省仁怀市行政办公中心 电话:0851-22235877 黔ICP备17010324号

网站标识码:5203820001

 公安备案号:52038202001015 技术支持:泰得科技

(建议您使用Google、firefox、IE9及以上版本浏览器访问本网站)